loading

变质的比特币,失语的极客

发布时间:2020-06-30

2007年,美国爆发“次贷危机”,这是一场由于政府货币滥发、居民信用过度扩大导致的房地产泡沫破灭风暴。美国第二大次贷供应商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,成为了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,随后危机不断加深,并迅速席卷全球。美联储及欧洲各大央行被迫应对,而解决危机的办法依然是量化宽松,发行更多的货币。

制造危机的公司“大而不倒”,深陷危机的普通群众面对社会货币增多、自身财富减少甚至消失的窘境却无能为力。然而,天下苦秦久矣,一场“去中心化新体系”的革命暗流涌动。

01 比特币的宣告

2009年1月3日,中本聪制作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—创世区块 Genesis Block,并把它设定为0号区块,也暗示了这是一个无中生有、创造万物的开始。在创世区块里,中本聪留下了一句话:“这是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”。这句话正是当日英国泰晤士报(THE TIMES)的头版文章标题。这句话的引用,既是对当前货币体系的讽刺,也是对比特币体系的宣告。

在比特币体系中,中本聪巧妙地设置了几个规则来实现对现行货币体系的超越。

首先,跟现实中印刷或铸造货币不同,比特币由解决计算问题(类似密码破译)来产生。

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设备参与计算,每一个计算结果形成一个区块,并同时产生N个比特币,对参与计算的设备依据算力贡献进行分配。每产生一个区块,便会有新的计算问题产生,参与者重新参与计算。而每一个产生的区块依次编号,信息相互确认,相互连接。

其次,针对当前政府可以滥发货币的状况,比特币被前置规则限定了总数量。

根据规则,通过对计算问题难度的调整,发行速度被控制为大约每10分钟产生1个区块。最初每个区块产生50个比特币,而每新增210000个区块,区块产生的比特币数量就会依次减半,直至第33次减半时,每个块产生0.0021个新比特币直接减为0个,随后无论新区块增加多少,比特币总数量也不会增加,固定在2100万个(准确而言是20,999,999.9769个)。

另外,每一个区块的产生,都将在全网内进行广播确认。

每一个参与计算的设备都可以获得所有区块的信息,无论是货币的持有,还是交易记录。这就增加了信任,因为造假要至少获得51%的计算设备的认可,这在点对点网络中还是比较困难的。

最后,以上规则形成后,每个人都可以修改,但是,不是所有人的意见都会被认可。修改如果要获得实行,也需要至少51%以上的计算能力的认可。

基于以上四点,中本聪通过电子技术,尝试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绝对民主的货币体系、极客社区。这是一次伟大的社会实验,人类社会里程碑式的探索。

02 集权化趋势

中本聪消失后,其账号也纹丝不动。不知道他是否依然关注着比特币:离“去中心化”的初衷渐行渐远。

在当前比特币体系中,0.01%的秘钥拥有者掌握了比特币财富总量的20.47%,而前4.11%的秘钥拥有者居然掌握着比特币财富总量的96.53%。而现实社会里,全球前1%的人拥有财富总量的20%。比特币财富高度聚集的矛盾竟比现实社会更加显著。

图1、比特币财富分布状况

数据来源:how much.net  2017年9月12日

图2、全球收入分布

数据来源:《世界不平等报告》

诚然,比特币发展的时间仍很短,但是无论发行规则、还是产生的方式,都不利于比特币财富的平滑分配。前三个阶段生产的比特币在总量占比高达87.5%。

图3、比特币部分生产数据

数据来源:巴比特网站

比特币的初衷是由众多分散的计算单位来参与挖矿,从而保证权力的分散。然而,这一构想已经遥不可及。大型矿池的运算能力几乎到了控制的边界。AntPool、BTC.com均为比特大陆公司所有,ViaBTC也为比特大陆持有,三家合计达到了42%的运算能力。同时,比特大陆研发专为比特币设计的芯片,生产和销售了行业中70%的矿机。

图4、比特币计算能力分布状况

数据来源:qukuai.com(2017年12月23日)

不仅运算能力出现集中化,连原本点对点的交易也开始出现中心化。韩国比特币交易量在全世界比特币交易量中占37.95%,居世界第一,主导着世界比特币市场,而韩国前五大交易所基本掌握了本国全部的比特币交易。

中本聪将比特币的开发维护职能委托给了加文·安德森(Gavin Andreesen),加文又把代码权限分权给了其他4名开发者,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志愿加入,形成了今天的Bitcoin Core团队。这个团队没有工资,在一个公共的社区为比特币安全、扩容等技术问题提供服务。

从2009年起,Bitcoin Core团队通过开发创新型解决方案和采取谨慎的开发方式获得了90%左右的矿工和社区支持。然而,2015年加文被剥夺代码合并权,core团队也开始分裂。

没曾想,实现去中心化的却是比特币的开发维护团队,极客们真是表里如一。

注释:韩国比特币交易数据以2017年10月10日下午8时50分Coinhills为准。

03 极客的失语

2010年5月22日,一位名叫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一万比特币购买了两个披萨,这被认为是第一笔通过比特币进行的交易。而2017年12月7日,比特币在CEX.IO报价首次冲破20000美元大关。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,但是却很少再听到比特币在现实交易中进行支付的信息,留给人们的是在毒品、洗钱等领域的遐想。

比特币的持有人,已经不再关心背后的数学、技术、理念等因素,而是更加关注价格的跳动。他们也不再是为了持有比特币而买入,而是为了售出获得更多的美元等其他法币。

极客们虽然有一些人通过早期持币而获得了财富的增值,但是,他们却丧失了将极客理念延续的话语权。

2016年,关于区块扩容等问题,Core团队和大矿主等利益方在香港数码港签署了“香港协议”,最终却因为Core团队的临时毁约而没有执行(主要原因仍是拒绝妥协)。2017年5月,矿主、交易所等比特币产业链相关公司再次达成了“纽约协议”,这一次core团队被直接排除在外,然而这项协议却获得85%以上的算力支持。当然,区块容量扩大,更有利于增强大矿池的控制力。

比特币扩容矛盾激化,不仅仅是出于对技术的不同理解,更是对货币、政治和民主认知的偏差。极客们沉浸在技术乌托邦中,坚持“去中心”的理念,试图打造一个长期繁荣的数字货币体系,改变金融行业,甚至人类社会。而矿池甚至持币者,却更希望在比特币的价格波动中、商业推广中获得更多的财富。

资本和人性改变了比特币的性质,将其推向了“郁金香泡沫”的舆论旋涡。极客的自由,也被资本的贪婪所吞噬。

04 去中心化的乌托邦

2004年,互联网web2.0“去中心化”时代开启,然而十余年过去之后,中国互联网几乎被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三家瓜分,虽然出现了美团、今日头条等新生代,但在其背后依然闪现着BAT的身影。创业者不得不在创业之初,便规划好未来如何站队。

即使在“创新、自由”的美国,互联网也出现了谷歌、亚马逊、Facebook、Twitter等巨大节点。

1996年,约翰·巴洛(John Perry Barlow)在《在网络空间独立宣言》(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)中激动地写到,“我们没有选举产生的政府,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政府”。今天来看,显然他过于乐观了。他低估了资本贪婪、人性的复杂,高估了网络参与者的水平,也没有意识到“互联网政府”的新形态。网络的独立和去中心化只存在于乌托邦之内。

05 结语

人类的局限性在《乌合之众》一书中阐述的非常清晰,懒惰、无知、无能、恐惧、贪婪。无论极客们对自由、民主是多么渴望,人类社会却只是在新旧集权中心交替的周期中演进,最终仍无法逃避中心化的命运。

当遭遇资本和人性,失语的何止是极客,变质的何止比特币。

但,极客,从来,向死而生。

作者个人微信号: aarondongsm